<noframes id="3j9nl"><meter id="3j9nl"></meter>
    <noframes id="3j9nl"><meter id="3j9nl"></meter>

    <noframes id="3j9nl"><thead id="3j9nl"></thead>

    <big id="3j9nl"></big>

    <big id="3j9nl"><sub id="3j9nl"></sub></big>

      <big id="3j9nl"><progress id="3j9nl"></progress></big>
      <address id="3j9nl"></address>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六載新安情

        賢芳

         一、初回上海

        1968811日,裴海榮從上海出發奔赴黑龍江,26年后同樣這一天——1994811日,裴海榮帶著妻兒調離黑龍江回到了上海。

        走下飛機,站在虹橋機場的跑道上,我們很莊重的拍了一張照片,這時的心情,分不清是喜是悲?只記得,26年前在上海火車站出發這一天,每個知青有兩張送站票,裴海榮把其中一張給了媽媽,(裴爸爸當時受政治審查,去探視都不準見面),媽媽進火車站送別兒子去北大荒,沒料到,26年后兒子一家調回上海了,患病臥床已十年的母親卻等不到最后見兒子一面,就在四天前——87日突然病逝!這對我們真是巨大打擊!即使我們已調回上海,也難掩奔喪的悲痛之情!

        裴爸爸和兄弟姐妹盼著我們的歸來。媽媽生前是上海新華醫院的離休干部(1938年入黨),813日,由新華醫院黨委主持召開了追悼會,裴海榮在會上告別母親時痛不欲生,他自責為母親做的太少!是啊,自古忠孝兩難全,兒子在邊疆工作26年,父母沒任何怨言,一直全力支持,他們沒有響亮的口號,只想著聽黨的話、為國分憂總是對的……

        處理完母親的善后,安排好裴爸爸的生活和兒子裴小川的入學,我們即面臨著到新單位報到,開始新的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我的三哥陳賢慶當時為我們填寫了一首詞:《西江月·祝芳妹一家調回上海》:“雪地霜天開拓,白山黑水耕耘。廿年血汗伴征塵,白首何曾頓困?!    往日勛勞休記,前程鼓角仍聞。浦東遠景勵精神,策馬商場戰陣。”

        三哥賢慶的意思很明白:忘記過去的榮譽與功勞,策馬揚鞭再上戰場。調回上海工作,從理論上我們是做好一切重新開始的思想準備的,但畢竟調動的過程比較順利、時間很短,盡管已有明確的接收單位,還是了解不多,也不知安排在什么崗位,因此,報到之前,我們心中很不托底。

        我們去拜訪在上海農墾局工作的陳新戰友,他是幫助聯系我們回上海的“中介人”,他和愛人全菊英都是原854農場的老高三上海知青,恢復高考后他們上大學,畢業后從管局調回上海工作,他們倆是我們知青中的佼佼者,是一對令人信服的模范夫妻。見面后,陳新對我們并沒有透露更多的細節,他講述了自己當初返城時的經歷和體會,強調要克服困難適應新情況,要一步一個腳印挑戰新的工作,“是金子總會發光的”——許多年后的今天,回想陳新當時的指點,感到都是十分必要和正確的。

        當時通過陳新也了解了,接收我們的“上海新安乳品公司”是上海農墾局的直屬單位,與老牌的牛奶公司相比,是上海乳品行業的新興企業、“后起之秀”,下屬有英特兒、永安、利得、燎原等獨立核算的乳品企業,正處于大張旗鼓開發多種新產品的起始階段,可能年齡稍大一點的上海人都知道,市場上利樂包裝的“酸奶”、“紅房子”、“綠房子”保鮮奶以及國內最早的“磚型”包裝的“三島牛奶”等等,都是那個年代的創新產品。 

              二、在新安公司總部的歲月

        815日,我們去“上海新安乳品公司”(以下簡稱“新安公司”)正式報到。李玉鉆總經理接待了我們,他比裴海榮大四、五歲,上海人,中等個頭,四肢強壯,紅光滿面,聲音洪亮,目光犀利,快人快語,充滿霸氣,一看便知是個干事業的人。他安排我們暫時在公司總部工作,從這一天開始,我們就在上海上班了,對于我們個人而言,可以說掀開了人生新的一頁。

        在接下來的歲月中,我與裴海榮的境遇是不相同的,本文主要描述我的個人經歷。

        在我另一篇《北大荒的一段回憶》中,我特別提到從854農場調到855農場,生活、工作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使我很感慨。可是,調回上海開始工作的環境那就更令人感慨了!新安公司總部地處盧灣區淮海中路與瑞金二路交界口,這里是上海最繁華的地段之一,距離孫中山等歷史名人故居的思南路以及首長們下榻的新錦江、錦江飯店很近,我從廣闊天地、冰天雪地的北大荒一下子來到這里上班,感覺天地像是小多了,走在淮海中路上,商店五花八門,五光十色,人潮如流,步履匆匆,經常令我停下腳步休息一下再繼續前行,我馬上體會到,上海人的生活、工作節奏比北大荒要快!

        再說到新安公司的李總,他的思維、行為、語言就更快了!李總說一不二的“霸氣著實令人生畏,相信在新安公司工作過的人都有深刻體會。開始我分在總部辦公室,經常要接電話,有一次李總來電話,問“你是哪個?”我回答“小陳”,李總立即大聲叫喊“在新安誰敢這樣回答我?!”我一下無言,放下電話,不知錯在哪里?旁邊一位老同志隨即“糾正”說:“要報自己的姓名全名,這是李總的規定。”原來如此!

        那時,新安公司正在與丹麥合資興建國內最大的乳品公司,即“英特兒營養乳品有限公司”,是生產嬰兒營養奶粉的,也就是20081128日改名的“多美滋嬰幼兒食品有限公司”。當時在興建廠房,每天我都要復印一大堆建筑圖紙,可以說從早印到晚,同時還有新安公司在浦東康橋自建的一幢新辦公樓,李總的決策變化太快,有時候上午印的下午作廢,昨天印的今天作廢,幾臺復印機同時運轉,經常發生故障,商店修復印機的經理隨叫隨到。好不容易,還算滿足李總要求的速度!

        “接電話”一事——李總對我略有微詞,但后來發生的一件事,我得到了李總的“表揚”。1995年夏季,有一天早上大家進到辦公室,發現公司昨夜被盜,幾乎每個人的辦公桌都被小偷撬開了,李總單獨的辦公室更是損失慘重,這時,幾位副總催促辦公室主任徐玉蘭(也是返城黑龍江知青)趕緊給公安局報警,我上前建議小徐:“是否先給李總去個電話,否則你怎么知道丟了什么?”但小徐頭也不回:“這時候哪顧得上給李總打電話!”,隨即撥了“110”,結果,公安局一會兒就來了,拍了一些照片,吩咐個人清點一下失竊的物品,回頭再來……不知什么時候李總回來了,把徐玉蘭叫到他的辦公室,沒有關門,辦公室全體人員靜聽李總的“訓話”:“……在新安公司,我就是老爸,那是一家之主,出了事是否首先找老爸,難道沒人知道這個道理嗎?”小徐如實說:“有的,有一個人是說要首先給你打電話,那是陳賢芳。”李總馬上接著說:“整個公司總部只有陳賢芳是個有頭腦的人……”大家聽了都私下朝我笑笑,我感到很意外,自己居然給李總留下了一點“良好的印象”。

        不久,我分到財務科當統計,那時候,整個崇明島農場的奶牛場似乎都歸新安公司所有,我每天要接聽各個站點報數,然后交財務會計。與此同時,我還參加了工業普查,到華山路農墾局、定西路畜牧局開過幾次會,直到順利完成了普查任務。

        大約是1996年初,浦東新蓋的大樓竣工了,我們離開了浦西繁華的瑞金二路,搬進了浦東康橋開發區新落成的六層大樓,從那時起,三哥賢慶詩中所說的“浦東遠景”就真的變為現實了。 

            三、在安美制衣公司的歲月

        很快,有關領導又通知我,說新安公司下屬的安美制衣公司(以下簡稱“安美公司”)倉庫賬款不符,李總派我過去幫助清倉清帳。那天說完就立即隨安美公司的沈瑞萍經理進單位。說實話,在海南島、黑龍江工作了26年,我當過統計、文書、出納,批過工資獎金,管過賬款,但從來沒有管過物,更不要說生產皮裝、服裝的原材料,我擔心自己做不好,一路上心里直打鼓,這時,想起陳新說“要挑戰新的工作”,我才定下心來。

        安美公司位于浦東往南的南匯縣下沙鎮附近,周圍是農村風光,在此地域同時有新安公司的汽修廠、乳品配送中心、貿易公司等幾個單位。安美公司主要生產皮裝、休閑裝,產品名稱“安吉爾”,一個很大的原材料倉庫依附裁剪車間。我到位后按照賬本,分皮革、布料、輔料幾大類——清點,沒幾天就完成了任務,把報表上交了財務。

        我以為很快便可以回總部工作了,但一天天過去,沒有人通知我,而安美公司的生產車間每天在正常運轉,我一到單位,就不停地簽字入庫、出庫、及時一筆筆記賬,終于,有一天,我按捺不住了,問一起乘班車上下班的書記,他悄悄告訴我:新安公司開干部會議時,李總拍著桌子問陳賢芳怎么還不回到總部?本來你是應該回去的,但安美公司的領導不肯放人,李總也有體諒下級的時候,也就算了,看來你只能留在安美公司了。

        得知這個情況,我一下子哭了,我并不是計較什么,只是生氣好像被騙了一把的滋味,又好像被人發配的感覺,那個年代,電視節目正放映“莫斯科不相信眼淚”,正所謂“愛你沒商量”,事先沒有人給你做點“思想工作”,就這樣從事一份自己不擅長的工作,唯一的解釋就是只為了生存!?

        有句話,叫“境由心造”,說的是一個人的處境是苦是樂常常是主觀的,有人安于某種生活有人卻不能,能安于自己目前處境的不妨就如此生活下去,不能的只有努力另找出路;苦樂全憑自己判斷,和客觀環境并不一定有直接關系。

        回首往事,真想不到,從19962月至20002月,我在安美公司整整工作了四年,經歷了由不安心—安心—努力另找出路的過程,一些人和事是永遠忘不了的。

        首先應提到安美公司的領導,是沈瑞萍總經理、沈云副經理姐弟二人,他們跟隨李總多年,也是上海下鄉知青,相處四年,我感到當初沈經理并不是騙我一把“發配我,而是當時確實需要人,他們姐弟還是很尊重我、信任我的。比如規定公司所有原材料進倉庫必須有我的簽字才能到財務科報銷,即使是他們本人也這樣照章辦事;我先后向他們指出一些管理上存在的問題,他們都能聽取并采取改進措施、預防措施,后來倉庫管理再也沒有出現什么問題。

        我還忘不了安美公司的一百多個員工(含銷售人員),他們基本上是從外地招聘過來或南匯本地人,幾乎全部是年青人,大家叫我陳阿姨”,因工作關系,我尤其與施健、施敏兄弟倆比較熟悉,他倆是江蘇海門人,施健是設計技術員,施敏是裁剪車間主管,責任很重大,很專業,,很能干,又特別懂事;還有一位技術骨干陳杰宇,南匯航頭鎮人,我稱呼他男小陳,因為同車間還有一位成素芳,我稱呼她女小成,自始自終都這么稱呼,挺親切的。這些小青年工余飯后喜歡過來陪伴我,講講他們的喜怒哀樂、生活遭遇,我見證了男小陳從交朋友—結婚—做孩子爸爸的全過程,領略了南匯這方水土純樸的風土人情。本來內心寂寞的我,受到他們的感染,逐漸安下心在安美公司工作.

        還有一位姐妹—正式職工姜銀娣,她也是下鄉到崇明的上海知青,性格開朗,待人隨和,小姜是成品車間的,四年來,我與她除了上下班一起乘班車,還一起吃早飯、中飯,基本上是她來找我一塊去食堂,這種關系上海人叫搭子,小姜給了我很多的親情和溫暖,我們之間結下了真摯的友誼。 

        在安美公司還有一些軼事。

        單位不大,球迷很多:以沈云為首,只要有球賽,包括世界杯、歐洲杯、聯盟杯以及國內足球甲AB、排球聯賽等等,不論男女,多數人都會抽空收看,熱烈評論。那時食堂掛著一個大電視,駕駛員休息室也有電視,到了中午,大家會三五成群看比賽。受大伙的影響,我還訂了“足球報”,帶到公司給他們傳閱,有一次沈云考我們能說出幾個國際足球明星,沒想到我們隨口便說出七、八個,令他一時難以相信。常常有人開玩笑,說“安美球迷協會”名不虛傳。

        可愛的小狗“沙沙”:公司因為地處郊區,相對偏僻,養了好多看門狗,其中有一只小黃狗叫“沙沙”——是沈經理從家里送到安美的,非正式托付我來照看。這只“沙沙”長得一般,是草狗,跟著我沒幾天,就認我為主人了,每天在門口迎接我、下班歡送我、白天陪伴我,很善解人意,我也經常喂它好吃的,甚至從上海捎過去。有一次單位公休三天,三天后我們來上班,奇怪?沒見“沙沙”在門口,正在我東張西望時,“沙沙”飛奔過來撲在我身上,很委屈的樣子,久久不肯離開,一打聽,才知道——“沙沙”不知怎么搞的,三天前被困在生產車間出不來,沒吃沒喝也不拉,我們上班了才解救了它,如此強的忍耐力受到大家的夸獎。后來有一天,“沙沙突然失蹤了,急得我坐立不安,一個當地人帶我到周圍的村莊去,陪我挨家挨戶尋找,都說估計被過路人拐走了,確信沒有音信 ,我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,我相信“沙沙”一定也會想念我的,人和動物之間也有真情啊!

        職工福利不錯:安美公司一直保留了國企的一些做法,上下班有專門的班車,有供應一日三餐的食堂,飯菜品種還挺多的,單身員工的宿舍條件也可以,有澡堂——可惜我四年從來沒有享用過一次,“搭子”小姜倒是經常去洗的。除此,環境綠化也不錯,走進公司就有一座涼亭,旁邊一片空地是“花卉組培”,當時搭了幾間陽光房,可供培育一盆盆鮮花幼苗,再往外銷售——有一位名叫胡自新的男職工,也是上海知青,本職工作是公司的修理工,但有此愛好和專長,沈經理就因地制宜安排他為安美公司搞創收,體現了多種經營的模式。

        在安美公司度過了四年,這期間,新安公司以及我的家庭先后發生了一些變 化(按時間順序)

        19966月,經李總同意,新安公司分給我們一套住房,房款由公司定額出資與個人出一部分,從此我們結束了租房的日子。

        1997117日,我的母親在廣東病逝,享年85歲,我請假乘飛機回家奔喪。

        19977月,兒子裴小川考上上海理工大學“機械工程及自動化”本科專業。

        1997年下半年,上海農墾局推行企業重組、強強聯合等改革措施,決定新安公司與牛奶公司合并為集團公司,宣布李總為副總經理,這個決定對于李總來說,等于多年的創業成果化為他有。不管怎樣,我們安美公司也成了牛奶公司的“三產”了。直到20003月,牛奶公司決定把“下沙”這個地方歸還當地,至此,安美公司以及其它原新安的若干單位全部撤銷,所有員工重新分配。

        1997年底,得到新安公司幾位老同志的鼎力相助,(當時牛奶公司不肯放人),裴海榮辦理了正式辭職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四.裴海榮在新安公司的概況

        裴海榮(以下簡稱“裴”)在新安公司工作了三年半,前面已提到,他與我的境遇是不相同的,概括而言,他先后調動了六個下屬公司,擔任過九個行政職務,正式分到房子之前的兩年內,在老同學老朋友的幫助下,我們臨時租過四個地方的房子居住:分別是南京西路、瞿溪路、古美路東南新村、浦東王家宅路,以應對裴海榮頻繁的工作調動。

        李總有一套專門培養、考驗干部的辦法,上海話就是“教路子”,李總為了調教裴這個人的倔犟性格以及太有主見,他真是動了不少腦筋,令人難忘。

        我們剛從黑龍江回來不久,他任命裴去利得乳品有限公司任副總經理,(生產乳酸菌飲料),工作中,裴習慣深入一線與工人打成一片,李總指出“與工人的關系不能走得太近……”;裴抓生產獎罰嚴厲,李總指出“對工人要哄……”;他任命裴去崇明島組建三島牛奶,規定每月回上海一次,期間,有一位上海老知青有事舉行家宴邀請我們到席,裴立即打電話找李總請假,一時沒找到,裴就給部下留言,隨后乘船回上海了,其實并沒有影響工作,只是沒請示李總,這下可就闖禍了,李總首先找我批評了一頓——說實話當時我還不知道裴的“舉動”,接下來李總宣布撤銷裴在三島副總經理的職務,(盡管裴已在三島打開工作局面),調到新安公司下屬的貿易公司擔任業務員,總經理是曹根甫(與牛奶公司合并后他一直任乳品八廠廠長),與裴合作得很不錯,裴憑著自己的努力,做成了幾筆大的奶粉、大米生意。不久,李總又任命裴獨立辦一個貿易公司,由裴擔任總經理,地點就在安美公司對過,有意思的是,那時公司總部正搬到康橋新大樓,李總把自己用了多年的辦公老板桌運到裴的辦公室,勉勵裴好好干。……

        不難理解,李總用很短的時間把我們倆從黑龍江引進新安公司,第一說明他需要人,第二也看出他對陳新很信任,他多么希望我們能完全按照他的思路管理企業,偏偏裴是個有主見有個性的人,而且在黑龍江農場成功辦過一些企業,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和經驗,因此,思想方法與李總是有些差異的。

        隨著1997年底新安公司與牛奶公司合并,新安公司的員工重新分配,很多人另謀出路。抓住這個機會,裴于1997年底辭職,應聘到上海高榮新型裝飾材料有限公司,直到現在;我于20002月也離開安美公司,辦了內退,應聘到上海質量教育培訓中心,直到現在。

        做人要感恩的,通過陳新、全菊英兩位戰友,李總把我們調回上海,后來又解決了我們的住房問題,我們會永遠感謝他們的。離開牛奶公司后,我們與陳新夫婦、李總、沈總一直還保持聯系,每年春節聚聚吃頓飯,幾乎每次都情不自禁回憶起過去的歲月,這時候的李總,像大哥哥一樣,他發自內心稱贊“裴海榮是個干事業的人,就是性格太倔犟,其實當初什么事都是可以好說好商量的”;他也稱贊我,還特別說到當初應該把我放在勞資科的崗位上。

        可惜,時間不能倒流,一切都成過去。許多事情,看起來很偶然,其實都在必然之中。此時唯一的: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! 

        回到上海這六年,我同時目睹了浦東的巨大變化,它從一塊偏僻之地,迅速建成舉世矚目的最活躍的經濟區。我們能夠與李總、陳新等無數的建設者一道,為浦東的繁榮發展貢獻出一份力量,也感到無限的欣慰和自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