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3j9nl"><meter id="3j9nl"></meter>
    <noframes id="3j9nl"><meter id="3j9nl"></meter>

    <noframes id="3j9nl"><thead id="3j9nl"></thead>

    <big id="3j9nl"></big>

    <big id="3j9nl"><sub id="3j9nl"></sub></big>

      <big id="3j9nl"><progress id="3j9nl"></progress></big>
      <address id="3j9nl"></address>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體育之路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賢慶   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        此文僅敘述我的體育之路,其余文學之路、音樂之路、旅游之路、戀愛之路等,是其他文章的任務。

        194842日,我出生于廣州市。當時,還是國民黨統治的時代,因此,說我是“民國遺少"也未嘗不可。本文不談政治,只談體育。我出生的時侯,是個大胖小子,故有肥仔mark”佛公之綽號。幸虧有當年我大哥抱著我照的一張像片為證,不然讀者會認為我有作假之嫌,因為我以后的模樣身材,怎么也和這兩個綽號對不上。我在讀小學以前,身材已變得瘦削了。

        我的體育之路,要追溯到小學時代。 

        當我在廣州市廣中路小學讀四年級的時侯,某一天,學校的體育老師帶著我們一班經過初選的學生到越秀山游泳場,進行一些簡單項目的測試,測試一,是把頭埋在水里,看誰憋氣憋得久;測試二,是誰敢從最低的跳板跳下,而不至于大喊大叫。這兩項我都做得好,于是便被選入了該游泳場附設的游泳體校兒童訓練班。我依稀記得,每周兩個下午訓練,開始在岸上做些預備動作,然后下水練習,先學習蛙泳,學會規范動作后,就訓練耐力,從25米,50米,100米,500米,游至1500米以上。之后,則學習自由泳,仰泳,蝶泳等。其實,我只有蛙泳還算過得去,其他幾泳,都缺乏耐力而無法堅持。大概游了一兩年,我因怕苦怕累,同時,也意識到自己并非這方面的材料,于是,當了逃兵,自動離隊了。不過,這一段經歷,畢竟使我學會并愛上了游泳,把游泳鍛煉堅持到今天。 

        在我小學階段,我還有另一愛好就是踢足球。我所在的廣中路小學有一個小型的足球場,而我所住的越華路離中山紀念堂并不遠,那時中山紀念堂是開放式的,可以隨便在里面的草地上踢球。每天下午放學后,我們不是在學校就是在紀念堂踢球,足球技術就這么掌握和提高。到了五年級,我被選進了校隊。那一年,全市小學生足球錦標賽,我隊輕易打敗了炸粉街小學等隊,小組出線。之后,大概是六個隊在越秀山體育場爭奪越秀區冠軍。當時都有些甚么對手我已忘記了,只記得我當時司職后衛,但也進了三個球,其中有一場進的一個,是在自己的半場,大腳踢向對方的球門,高高墜下,結果進了!另外有一場亦終生難忘:我跳起爭搶頭球,結果鼻子撞向對方的后腦上,當時鼻子出血,完場以后發現鼻梁骨隆起,之后,我鼻子中間就凸了起來。以后新結識的人,都會認為我天生如此,卻不知是足球讓我破了相,盡管還不算太難看。經過了多場激戰,我們獲得了越秀區冠軍!之后,大概又是六個隊在寶崗球場爭奪全市冠軍。這回我們可遇到真正的對手了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華僑小學隊,因我們都要仰望,才能看到他們隊員的下巴,如何與之對抗?總之我們僅僅勝一場,其余落敗,只得了第五名。 

        我校雖然在市里只獲得第五名,但我們畢竟是越秀區冠軍隊,所以,越秀體校少年足球隊挑選隊員時,我校校隊的多名主力隊員都入選,其中也包括我。在我小學六年級和初中一年級這兩年中,每周大概也是有兩個下午到體校訓練,練傳、接、停球以及射門等基本功,練二過一、三角短傳、裝越位等技戰術。那時正值國家三年嚴重的經濟困難,人人都吃不飽,而我們還要練球,其艱苦可想而知了。不過,我們身處越秀山體育場(要憑隊員證方可入內),經常可以很輕易地看到一些足球明星,并與之交談。當時廣東足球隊的前鋒五虎將:程洪深、黃福孝、關輝舫、廖德營、楊霏遜,本是我們的偶像,想不到現在就屹立在我們面前。還有以前只可遠望難以近觀的國家隊名將,如張宏根、年維泗、叢者余、蘇永舜等,如今也近在咫尺了。 

        每當有球賽的時候,我們這些小隊員就拿著小板凳坐在球場的四周,把踢到界線外的球檢回來,工作不難但責任重大,畢竟是在數萬雙眼睛的注視之下,不容有丑態。有時,我又被安排去扭大鐘。當時越秀山體育場沒有電子計時鐘,球迷觀眾有手表的也不多,全靠場邊一個大木鐘掌握時間。我們兩三人,手拿一個小時鐘,坐在大鐘背后,每過五分鐘,即把木做的分針移動一格。做這工作當然不如檢球,檢球雖曬著,但可觀看全場,撥鐘則只能在一小孔遠觀,當然吃虧了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        由于經濟困難,吃不飽,營養不良,再加上自己身材瘦弱,技術并不特別出眾,所以在上初二的時候,我又自動離隊了。其時我所讀的廣東省華僑中學,在維新路,市中心,只有籃球場而無足球場,所以只偶爾打打籃球,足球運動幾乎中斷了。不過,觀看足球賽仍是我的一大興趣,尤其是捧廣東隊的場。大概1964年,巴西的馬度雷拉俱樂部隊訪華,輕取北方數隊,但與廣東隊交手時,被打進三球,戰成三比三。最后憑借經驗,才以五比三取勝。這場球打得驚天地泣鬼神,看得球迷如癡如醉,數十年后仍津津樂道。那是廣東足球隊最鼎盛的時期。看看現在的廣東廣州隊,幾乎連甲B也無法立足,令人不勝唏噓。19658月,我升高二級時,省華僑中學搬遷到沙河瘦狗嶺側,學校的地方大了,而且也有足球場,于是,我又有機會踢上足球。高二那一年,也有班際比賽,我也是班隊成員,最后踢了個多少名,我就沒有記憶了。 

        在瘦狗嶺讀書時,我與同學梁正元成了好朋友。他在體育上并無特長,唯愛長跑。我受他影響,也漸漸愛上這項運動。每天早上,我們在運動場或校道上慢跑,下午放學后,也常在校外的公路上跑,越跑越有勁,越跑越有精神。當年的校運會,我們倆都參加了長跑(記不清多少米),結果他有名次,而我只是志在參與。由于喜歡長跑,同時也喜歡了登山。那時,我們經常在周六或周日去登白云山。所謂,實際上是,不過從山腳走到山頂,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也需要毅力和精神。

        196656月間,文革爆發,我們無書可讀,也無什么體育活動可以參與,唯一可記的,是那時的泳場似乎都還開放,我常到“紅樓”與“西郊”那兩處泳場游泳。不過,在那動亂的年代,游泳也會碰到恐怖事:不時就會看到從上游漂來一兩具泡得腫脹的浮尸!那時我主要從事音樂活動,這在《我的音樂之路》一文中有詳敘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        196811月,我和其他同學一起,被遷徙到湛江地區徐聞縣勇士農場,分到了13隊。在一個落后地區,要想有豐富多彩的體育活動只是幻想而已。隊里只有一塊比籃球場略大一點的平地,那就是曬場。我們一班男知青,曾把它當作足球場,在下午收工以后,便分成兩隊展開對抗賽。除我以外,黎孔林,盤春華,李啟華等人均是球藝不錯的小伙子。年輕人的確朝氣蓬勃,在艱苦的勞動之后,仍要打一場球,再出一身汗,然后又到水庫里暢泳!可惜,能踢上足球的日子并不多,不是曬場要使用,就是人員不齊整。隊里為了活躍知青的文化生活,也曾在一間茅房里安放了一張乒乓球桌,這樣,在休息日我們也能打上半天。我記得,李啟華也是打乒乓球的好手,而我,僅僅算會打而已。 

        就在13隊附近,有一座小水庫,后經全場職工數月的大會戰,建成了一個中等規模的水庫,并起名“紅旗水庫”。因有這座水庫,我又有了可游泳的地方,每天下午收工以后,盡管拖著一身的疲憊,也要步行近10分鐘到水庫里暢泳一番。不僅如此,我們還用木板搭起了一個跳臺,反復地縱身躍入碧水之中,真正是苦中取樂。我有一首寫于697月的題為《游泳》的七絕詩,記載了當時的事:“波濤深處有騰蛟,水冷黃昏不懼勞。巧制跳臺憑木板,紅樓不及勝西郊。”“紅樓”“西郊”正是指我過去常到的廣州的兩處江邊泳場。我不僅在夏天到水庫游泳,而且還堅持到秋天,冬天。在廣州時,我還沒嘗試過冬泳,到農場后,為了更能鍛煉自己的意志,我和同學兼摯友梁慧生堅持游冬泳。試想想,一天勞動歸來,已是疲憊不堪,還要跳進冰冷的水中游泳,這真是非常人可以做到!我寫于701月的兩首《冬泳》詩亦記其事。其一:“水冰寒透骨,熱血未消凝。破浪乘風去,豪強記我名。”其二:“岸邊誰敢笑,一介弱書生?浪打身軀上,時時涌激情。”后來我雖調到磚廠12隊等,但離水庫都不遠,所以時時仍可暢泳一番。 

        在廣州的時候,我已懂得下象棋,但僅僅是會擺動棋子而已。19706月,我調到新創辦的磚廠工作,在那里,有兩大象棋高手,一是復員軍人,時任廠長的鄧芬,另一是從12隊來的知青謝廣淮。此二人有空即對弈,常平分秋色,使得我這個旁觀者漸漸對象棋也產生了濃厚興趣。之后,我虛心向謝廣淮請教,也學到了一些開局,中局,殘局的基本走法和秘訣。從此以后,我也敢于跟別人對弈,盡管負多勝少,但這肯定是一種益智的活動,并歸入體育的項目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        19799月,我來到了湖北省鐘祥縣東橋中學教書。離學校不遠有一座小水庫,這足以讓我在夏天有一個去處,不致于使游泳這一運動中斷。學校有一個足球場,我仍可以過過踢球癮,只可惜,當地的老師和學生,均對足球無知而喜愛籃球,無人與我同樂。而我經常要拉小提琴和彈吉他,十只手指是重點保護對象,所以我并不熱衷于籃球,只是偶爾為之。那時,我的經常性的運動,倒是久違的長跑了。 

        湖北的冬天很冷,第一個冬天來臨,我就發現我的手腳都長了凍瘡!而我在廣東是不會這樣的。這對我的打擊甚大,尤其十只手指都腫了,數月不能摁琴弦,那如何是好?據醫生說這是血液血循環欠佳,多運動尤其早晨跑步,會有好處。長跑是我也喜愛的運動,但是要在湖北冬天的清晨從溫暖的被窩里爬起,再到室外結冰或積雪的公路上跑步,的確是對意志和毅力的挑戰。開始的幾個早晨,的確起床不易,但我想到我有長跑和游冬泳的經歷,這點考驗難道經受不起嗎?之后,我下定決心,抖擻精神,很快就堅持下來了,而且,象上了癮一樣,缺一朝也不可。有關跑步的詩歌我寫過不少,今選取其中兩首:《寫在初冬之晨》(83年12月):“嚴寒并不可怕,生命在于運動。凌晨跑步做操,汗流不覺冰凍。  莫說人到中年,身骨未知疼痛。神經也很正常,夜夜迎來好夢。  嚴寒終會過去,畏懼從來無用。雖然遍野白霜,春風總會吹送。”《凌晨跑步即興》(84年12月):“禿枝敗葉霜晨暗,踏起黃塵快步沖。堰上冰封如大鏡,朝朝照見汗顏容。”1985年87日,是個夏天的早晨,天還沒亮,霧氣較濃,我一個人在寂靜的馬路上跑著,突然,一輛汽車無聲地從我身后開來并碰到了我的左臂,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!亦有詩為證:“清晨跑步路之旁,一部卡車背后狂。撞我前沖又后倒,陳郎差點見閻王。”其時我正準備調回廣東,如果因此而客死異鄉,真死不瞑目矣! 

        除了跑步之外,象棋和乒乓球也是進行得較多的運動。我不時與同事或學生對弈,似乎勝多負少。鎮上亦有棋社之類,星期日我也去湊湊熱鬧,開始看不起當地人,誰知對弈后連輸多盤,方知自己夜郎自大。每到縣城,我也到文化館,5分錢(可能記錯)一盤與人下棋,不料總是負多勝少,深感自己只算四五流棋手。至于乒乓球,因學校有幾張桌子,打球的機會多些,但球技總不能提高。盡管如此,198435周年國慶時,公社組織了“豐收杯”運動會,我擔任了乒乓球裁判,以及籃球賽現場解說員,自我感覺解說得不比當今電視臺的某些專業人士差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        1985年9月,我調回廣東省中山市第二中學。由于南方天氣較熱(其實是懶惰之過),長跑宣告中斷了,而象棋、乒乓球、游泳、足球這幾項運動則延續下去。

        由簡到繁,先說象棋。來到中山二中,發現教師中象棋高手眾多,包括黃棣棠校長,劉龍云副校長,高偉權主任等,這當然是好事。于是,每天下午放學后,我們常在辦公室鋪開棋盤,大開殺戒,斗個天翻地覆才回家吃飯。通過多年的比試,我把自己的水平定在三流半。當然,也有超水平發揮的時候,19973月,參加學校教師中國象棋賽,不料連勝三位湖北籍的教師,事后喜甚而作詩云:“楚河漢界樂無窮,日日課余激戰中。連斬鄂州三大將,寶刀勝似漢關公。”

        又說乒乓球。來到中山二中后,說來慚愧,學校當時竟無一張象樣的乒乓球臺,大概十年時間沒有握拍了。直到1995年,我們搬了辦公樓,辟出一間室安放一張乒乓球臺,才有了打乒乓球的機會。由于球臺僅此一張,而欲參與者眾,因此下午第三節課的下課鈴聲就顯得尤其重要了。每當鈴聲一響,大家蜂擁而來,形成爭奪球臺之戰。當然,解決的辦法總會有,那就是“競爭上臺”了。于是,采取21分單淘汰制,失敗者下臺。開始不久,發現這個制度也有不夠完善之處:水平高者總在臺上!鋤強扶弱的補救措施很快又出籠:水平高者根據對手讓分,從5分到10分不等。這樣一來,水平高者也有了危機感,而水平低者則看到了勝利的曙光。常言道,競爭才有進步,才有發展,很快,大家的乒乓球水平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,當然也包括我。19985月,其時我已到了“知天命”之年歲,但仍有不錯的記錄,有詩為證:“上場揮拍我爭先,后擋前推兩自然。莫道陳郎知命數,連摧四位壯青年。”還要提及的是,以前我握直拍,后來不知不覺改握了橫拍,方知它左右開弓之威力,難怪瑞典的老瓦,老佩等都如此握拍了。 

        再說游泳。我所在的中山市黃圃鎮,雖說是中山市的一個大鎮,然而,1996年以前,竟連一個象樣的游泳場也沒有,這當然使我在夏天無處顯身手了。后來糖廠,黃圃,南頭等地相繼建起了游泳場,于是,每年夏天,尤其是暑假,我都經常去游泳。1997年后,我還帶兩位女兒去,教她們游,不久,她們就能用比較標準的蛙泳游上25米。但是,幾年過去,她們依然只保持這個水平,令我很失望。我想,她們缺乏的,正是一種積極進取的精神。19997月,學校組織部分老師到珠海夢幻水城游玩,我與一些青壯年教師比賽游泳,我大都能勝之。尤其那高空滑梯,當我們登上去后,都心驚膽跳,有退縮之念頭。但我想到,既已上來,又臨陣脫逃,不僅丟臉,恐怕留下終生遺憾,別人敢滑下,難道我們不敢?不過是幾秒鐘罷了。我說:“不怕,下去!”于是,我帶頭滑下,同行的青壯年教師也以我為榜樣,完成了一次自我挑戰。這次游玩,不可無詩,其一云:“一年辛苦又閑休,夢幻水城戲碧流。撲浪翻波如稚子,高空滑落最驚憂。”其二云:“泳池競逐日當頭,令下縱身對岸游。浪里白條還數我,回眸笑看壯青愁。”

        最后要重點說說足球了。我初來學校,學校便有一小型足球場,而學生又喜歡踢足球,這正中我下懷。于是,每天下午放學后,我便和學生一起,在沒有緑茵的換土場子中追逐奔跑,努力把皮球踢進那簡陋的門框內。當天色昏暗,影像模糊時,我們才疲憊地走到水井邊,那里是男生還有像我那樣的單身男教師洗澡的天然之所。我們個個只穿著內褲,半裸著身子,打起幾桶涼水,就往身上澆,把那泥塵和汗水沖去。洗澡之后,飯堂早已關門,于是我就到外面的小飯店,隨便吃點,反正一人吃飽全家不餓。有時,外面的一些青年工人下班后也來我校踢球,他們號稱“生力”隊,在一位年紀比我大得多的綽號“大西裝”及“西伯”的足球發燒者馮所銳先生的率領下,有時分隊比賽,有時與我校師生比賽,我當然也參與其中。在激烈的爭斗中,我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快40歲的人,我很高興他們也沒有對我有什么特殊的照顧,我們在公平競爭著。 

        19869月我成家立室及198710月兩位女兒出生后,我雖少了一些足球運動,但一直沒有停止過。1993年,鎮上要建南三公路,需要挖山取土。趁此機會,我校讓他們把足球場四周的山泥挖去,經過數月的日夜機械挖土,用大型汽車運走,隨后再花了十幾萬元,一個標準的帶4008跑道的運動場出現了。從此,我又可以在一個標準的足球場上馳騁了,遺憾的是,場上沒有多少草,但我也不應過多挑剔了。近五年來,學校又增加了一批年輕老師,踢足球的也增加了,然而,同場競技的,都是三十來歲的人,唯我“一枝獨秀”——死不認老。 

        說起來,我們教師足球隊也是競爭上崗的,狀態好才能踢上主力,而我往往爭得一席之位。我踢的位置已算照顧,是“自由人”,助攻也助守,攻守都可以不負責任。但是既然人在場上,那有不努力拼搏之理?和學生踢球,他們對我并沒有網開一面,很多時我還是他們重點盯防的對象,我現在在場上的主要作用,不在于把球送進網窩,而是在中場附近給隊友傳出準確致命的球,我又怎能不被盯緊?有關我踢足球的詩篇不少,僅錄其一可也。1999617日下午,中山師范學校教師足球隊來訪,我校組隊應戰,我擔任前鋒打足全場并首先攻入一球,最終我隊以12失利。雖然如此,年逾五十的我的確火了一把,不可無詩以記:“綠茵今日戰云生,五十中鋒訪客驚。巧射皮球胯下進,滿場回蕩喊呼聲。”今年,我還和學生踢了多場球。至于什么時候才掛靴,我還沒這個打算。說起來,我戴著一副眼鏡在球場上跑,氣力又不及年輕人,頗有些滑稽的,其實,我現在踢球的目的,并不在于能發揮多大作用,能踢進多少個球,還能在球場上跑,就是我的滿足,就是我的勝利。我希望,到了哪一天我真的跑不動了,我才掛靴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
        除了上述幾種運動,其他如羽毛球,籃球,踢毽子等,也偶爾為之,無須詳談,倒是有一樣,也可歸入運動項目,似應提及。19962月,我決定購買一部摩托車。記得當時即有人勸戒:“你這么大年紀,不宜開摩托,有危險。”我當時想,我雖年近半百,但耳聰目明,手腳靈活,難道就駕馭不了這摩托車?于是,我不信這個邪,不僅買了摩托車,而且去考駕駛證。6月的某一天,我在市里考路試,其時景況,還是以當時所寫的詩說出吧:“考場兜轉我心驚,緊咬牙關一次成。誰料老來猶應試,熱風吹面滿豪情。”有了駕駛證,我經常駕著車到處去,不僅可以領略城鄉風貌,而且駕車也是一種手,腳,眼,神并用的運動,不然為何賽車是一項重要的體育項目? 

        當駕車技術熟練以后,我開始長途駕駛,開車到石歧,到大良,到市橋,到廣州,到增城,盡享駕駛之樂。當然,樂之余,亦有苦。今年29日年初五,我駕車從三角鎮轉上京珠高速公路,再進入南沙大道,迎賓大道,番禺大橋,華南快速干線,再轉入廣汕公路,直到與增城交界的澳洲山莊。在澳洲山莊我二哥處住了一晚,次日原路回家,一路順風,但忽然發生何事?且看詩歌。其一云:“華南干線望家歸,轉入京珠見夕暉。快意南三平坦道,翻車一瞬變傷悲。”其二云:“車橫路面鏡燈殘,手腫足傷破屐衫。幸得人車能駕馭,歸家狼狽尚心寒。”不在高速快速路上翻車,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盤上才翻車,可見是思想麻痹放松之過。幸而當時前后無車無人,而右手拇指之傷半年后也痊愈,亦算小懲大誡了。今后,我當然仍會駕車,仍會長途馳驅,直至我駕不動為止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
        關于我的體育之路,似乎已經寫完了,但我還想談談我的身體狀況,這其實也與運動有關。我從孩童時起,一直沒有什么大的病痛,直到1971年,我在農場的磚場的時候,才住了幾天醫院,而那卻是自己愚蠢魯莽所致。那時我們挖泥挖出了一個深坑,近三米,一天,一位叫蘇火生的知青挑逗我說:“你敢跳下去,我輸一個菱魚罐頭給你。”我想,這沒問題!無知好勝的我居然往下跳了。這一跳,由于沖力,屁股也重重碰到地上,左腰盤骨處顯然受挫傷。之后,我被迫住了幾天醫院,又是針灸又是拔火罐,似還未痊愈。后來,我主要以多活動多運動的辦法,不知過了多久,總算沒事了,而且日后也沒落下什么后遺癥,這大概說明了,生命在于運動的道理。 

        到了19966月,我真的遇上一病,當時左臂抬舉有疼痛感,到醫院詢問,方知患了肩周炎。此病又俗稱“五十肩”,因五十歲左右的人多患。此病對我打擊甚大,因我連小提琴也不能拉了。后來到醫院,醫生說主要是筋腱老化,于是進行了幾天物理治療,似無甚改觀。我想,筋腱老化,我讓它恢復青春不就可以了嗎?辦法無他,唯有多運動。于是,我多做手臂運動,尤其做自由泳的劃水動作,過了一段時間,居然慢慢好了,雖未及十足,也好至九成,這又一次證明了,生命在于運動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
        19971月,學校組織教師體檢,我不幸被驗出是乙型肝炎帶菌者,且轉胺酶高,而我自己一切感覺良好,所以掉以輕心。到了10月份,真的發病了。口干口苦,小便赤黃,兼有輕微頭暈惡心,精神不振,食欲減退。抽血檢查,有又是乙肝病發,不得已辦了留醫手續,半日在醫院吊針,半日堅持上課。當時有一詩記其事:“無情乙毒又侵身,半日講壇半日針。未老先遭皮肉苦,從今只算病殘人。”后來半日上課也難以堅持,只好全休,從1027日到1998116日,共80日,每天到醫院吊針,受盡皮肉之苦。有《病中吟》寫道:“病房四壁悄無人,半日眠床吊藥針。有病方知無病好,健康二字勝千金。”的確是“有病方知無病好”,的確又是“健康二字勝千金”。但怎么樣才能做到健康?在留醫時,醫生對我說:“你的病,需要休息,需要營養,不能勞累,不然的話,發展下去,可能會是肝積水,肝硬化,肝癌------”聽他的話,我真成了廢人,離黃泉路已經不遠,應該是構思遺囑的時候了。 

        我出院以后,老實說,并沒有按醫囑而行,我還是想到,生命在于運動,按我數十年的生活體驗,我不能不動。所以,我一樣去打乒乓球,去游泳,尤其是去踢足球!我的運動量也沒有減少,反而增加,而藥品補品卻沒有吃過。兩年多過去了,前段時間學校又組織老師體檢,結果,我除了保持“小三陽”,其余機件良好,這是否再一次說明了,運動是最好的良藥?當然,我并不是提倡與醫生對著干,也不是要大家學我以運動代替藥品,應該因人而異。但適當的運動,總是有益無害的。我也知道,我的軀體,也象我的摩托車一樣,用久了,不是這里壞就是那里壞,車的零件可以換,而人的器官就難以更換了,我們所能做到的,就是延緩各種器官的衰老,精神可以,營養可以,藥物可以,整容可以,運動可以,至于到了無可救藥時,就是你在世上走一遭走到頭了,除了坦然離去,別無他法。不過,病了這一回,有一樣好處不可不提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九)

        19681110日,從我到農場即日起,我就染上一惡習:抽煙。當然不能說抽煙就是學壞,但學壞了就會抽煙,不管怎么樣,我這么一抽,就快三十年,中途也曾嘗試過戒掉,但往往一兩月后即死灰復燃,這除了意志薄弱之外,也與身體未見“危害”有關。這次,在家人的再度勸告之下,我真的戒煙了,而且成功了。三年多來,我沒有沾過一根煙,開始是以意志抵御,其后全無感覺,現在深惡痛絕。如今,人們看到我的臉色,都說比以前好看多了,這不知是否戒煙的功效,但吸煙危害健康,應是不爭的事實吧。今年體檢之后,我亦有詩記所感,中有兩首,不妨錄于此。其一:“人生數十載,厄運霎時臨。名利云煙散,健康最惜珍。”其二:“心肝脾肺腎,老大漸消殘。莫作黃昏嘆,良方在樂觀。”似乎人年紀越大,對健康更注重,對名利漸看輕。 

        由此,又引出生活方式的話題來。人們的生活方式多種多樣,不可能強求一致,但亦可以分為這么三大類:一是健康的,一是健康與不健康參半的,一是不健康的。第一和第三種不說了,我認為大部分的人,都是以第二種生活方式生活著。可以用這樣的一幅漫畫來表示:一個人正在舉重健身,而嘴上正叼著一根香煙!讀者諸君試想一下,我在談我的體育之路,洋洋灑灑已經數千言,殊不知我又抽了三十年危害身體的香煙,這不是莫大的諷刺嗎?我們自己包括我們身邊許多人,一方面花錢去健身,另一方面又抽煙、酗酒、熬夜、暴飲暴食或盲目減肥,何其可笑。身體健康應該包括心理健康,而我們自己的心理健康嗎?嫉妒、好勝、自私、失落、沮喪會不會時時困擾你?好色、觀淫、嫖妓、納妾、拋妻會不會想過或已經在行動?貪污、受賄、買官、誣陷、殺人會不會已視作尋常?------唉,如今的世界,五光十色,外間的誘惑很多,毀你健康尤其是毀你心理健康的陷阱更多了,我們怎樣才能保持健康的軀體和心理?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還是留給別人去說吧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十)

        談了我的身體狀況,我還想談談我作為一個球迷的經歷。由于我是個體育愛好者,除了參與,更多的,也在欣賞。應該說,一般的體育競賽我都喜歡看,如乒乓球、羽毛球、網球、排球、籃球、足球、桌球、保齡球、游泳、跳水、體操、田徑、象棋等,完全看不懂又不想弄清楚的,恐怕就是高爾夫球,棒球還有圍棋了。從82年新德里亞運會,84年洛衫磯奧運會起,電視直播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的欣賞機會,我們從電視上直接看到中國健兒稱雄亞洲的英姿,以及在奧運會上勇奪金牌的歷程。至于世乒賽,湯杯尤杯默迪卡杯,溫網法網澳網,女排世界杯以及大獎賽,意甲德甲英超以及歐錦賽,美國NBA還有五羊杯中國象棋大師賽等,我都不會輕易錯過。興趣廣泛,難以盡說,但如果要精選幾樣來談,我就選乒乓球、女排、NBA籃球和足球吧。 

        先說乒乓球。1959年,第25屆世乒賽,容國團奪取了男單冠軍,這在當時已經是了不起的大事。兩年后,第26屆世乒賽在北京舉行,中國男隊勇奪冠軍,莊則棟、丘鐘惠還分別奪得男女單冠軍!當時應該沒有電視轉播,我們是從廣播電臺中獲悉激烈的戰況。事后,我們反復觀看電影紀錄片,容國團、莊則棟、李富榮、徐寅生、張燮林、周蘭蓀、王志良、丘鐘惠、林慧卿、鄭敏芝、梁麗珍等男女國手,包括傅其芳、王傳耀、姜永寧等教練,成為當時最耀眼的明星,成了民族英雄。而我,也是從那個時候起,愛上了觀看乒乓球比賽。但是,由于中國男女隊數十年來長盛不衰,比賽的懸念減少,另外,現在的比賽往往前三板就解決問題,來回球減少,所以,我的觀看興趣也減少。最近有改革方案,把乒乓球變大,減輕旋轉速度,增加來回球,希望此舉能提高乒乓球的觀賞性。當然,對于乒乓球也有些慘痛的記憶,文革中,傅其芳、姜永寧、容國團被迫害自殺;莊則棟稀里糊涂上了“賊船”,結束了政治和體育生涯。 

        男排的力量過大,一錘定音,缺乏觀賞性,我還是喜歡看女排。另外,中國女排有過輝煌的歷史,雖時過境遷,但那份情結仍在。記得198111月,中國女排在日本出戰第3屆世界杯,那時我在湖北,還沒有電視機,就憑著一部收音機,聽著宋世雄那快速尖細激動的解說,和女排姑娘以及全國人民一起分享獲得世界冠軍的巨大喜悅。曹慧英、張蓉芳、陳招娣、陳亞瓊、周曉蘭、楊希、郎平、鄭美朱、梁艷等可敬可愛的姑娘們的名字,一夜之間深深銘刻在全國人民的心中。也還記得1984年暑假,我探親回到廣州,當時二哥也從南京回來。那天中午吃飯的時候,電視里正轉播洛衫磯奧運會中美女排決賽。戰況異常激烈,大概還是宋世雄在激動地解說,我們都停下碗筷,一邊觀看一邊喊叫,終于,中國女排戰勝了以海曼領軍的東道主,再次奪得世界冠軍。中國女排在五連冠后開始衰落,但我仍然鐘愛這支隊伍,追隨著可愛的孫玥的足跡,繼續為她們吶喊助威。在前不久爭奪悉尼奧運會入場券的比賽中,開始便輸掉兩場,使我天天都在擔心著,幸虧姑娘們拼盡全力,連勝日、韓、克羅地亞等隊,最終奪得入場券,我衷心祝愿她們能再度輝煌。

        說到NBA,這是我近年的愛好。由于電視的直播,媒體的渲染,這太平洋彼岸的籃下籃上之爭,很快成為中國球迷生活的一部分。我以前不大留意,后來看了幾場,覺得它比分相當接近,戰況十分激烈,往往要到最后時刻才能分出勝負,使人甚至有點懷疑是由某個導演在安排和操縱著場面。看他們的比賽,你會感嘆那些巨人何以會有如此敏捷的身手,不僅僅是喬丹,我看個個都堪稱魔術師。看了他們的表演,你會覺得其他的籃球賽都黯然失色。于是,邁克爾喬丹、奧尼爾、米勒、皮蓬、依寧、大衛羅賓遜等NBA巨星的名字,又成了我記憶中的一部分。有NBA的比賽,尤其是季后賽,我盡量都看直播,時間不合,我會用錄像機錄下,然后慢慢欣賞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十一)

        最后要說足球了。前面說過,我在兒童少年時代,是越秀山體育場足球訓練班成員,那時看球不用錢。離開訓練班后,當然要買票進場了。6266那幾年,也是中國足球尤其是南粵足球興旺發達的時期,那時的勁旅,當數北京、天津、遼寧、吉林、上海、八一、廣東等。與現在不同的是,當年四川、云南、陜西的足球還是空白或起步不久,不象現在這么紅火,而廣東隊是人見人怕的勁旅,不象現在這樣人人得以誅之。那時周日的球賽,一般在下午兩三點開場,而包括我在內的球迷,卻早早在上午10點、11點、12點就出現在越秀山體育場南看臺上!皆因南看臺下午不曬,當時的球票也不對號,所以就要早早去占據有利位置了,這也可見當時球市的火爆。在此,我回憶一場球賽和兩個球員吧。

        有一年,北京體院隊即國家隊對廣州隊進行比賽,應該說這是一場弱肉強食會出現大比分的比賽。廣州隊自知弱者,采取穩守反擊的戰術(我這么套用,似乎那時并無這種說法),使得擁有張俊秀、張宏根、張京天、年維泗、叢者余等著名國腳的國家隊無法攻破大門,反而,在下半場臨近結束時,由前鋒顧濟華偷襲攻入一球,登時全場歡聲雷動。因為,當時的國家隊是強大無比的,難以戰勝的,所以這場球過去近四十年我仍能記住。當年的球星也很多,與現在不同的是,沒聽說身價多少,只有基本工資罷了。青年球員也有很多機會,如梅縣青年張均浪,就打上廣東隊,后來又到了國家隊當上主力前鋒,可惜文化大革命,結束了他本該前途無量的足球生涯。八一隊后來出現了一位天才的球員,叫胡登輝,他動作靈活瀟灑,彈跳出眾,傳球射門樣樣皆精,看他踢球,賞心悅目。我想,現在的天價青年球星如貝克漢姆、克魯依維特、安內卡、勞爾等,也不過如此吧。令人痛心的是,在文化大革命中,胡登輝被迫害致死!

        文化大革命毀了多少人多少事業,不在此文清算了,總之,直到19819月,中國男子足球隊才有機會向足球的最高理想——世界杯發起沖擊。當時我在湖北工作,幸虧學校已有了一部18吋黑白電視機,使我得以看到雄心壯志的蘇永舜率領著容志行、古廣明、陳熙榮、陳金剛、林樂豐、黃向東等當時中國最優秀的足球隊員,與西亞勁旅沙特、科威特,以及大洋洲的更強大的新西蘭作殊死之戰! 

        924日,在北京揭開戰幕,中國隊首戰新西蘭,00戰平。103日,中國隊在新西蘭的奧克蘭以01敗北。1018日,中國隊在北京迎戰科威特,以30大勝,舉國為之歡騰。1112日,中國隊在吉隆坡迎戰沙特,先失兩球后連追四球,舉國更加狂歡。1119日,中國隊在吉隆坡再以20戰勝沙特。1130日,中國隊在科威特城再戰科威特,只要打平即可出線,進軍西班牙,然而卻以01失利。至此,中國隊六場已經賽完,能否出線,要看別的賽果(現在這樣安排賽程,肯定要抗議)。小組的最后一場球,是新西蘭對沙特。沙特已出線無望,而新西蘭贏即能出線,但必須凈勝5球以上,否則中國隊出線;如果只凈勝5球,則中新兩隊在中立國重賽一場。對于億萬善良的中國球迷來說,那場球需要做的,就是坐在電視機前,只等終場哨聲一響,即點燃爆竹慶祝就是了。然而,還沒有受過“假球”洗禮的中國球迷,在電視機前驚訝地看到這么一幕:上半場,沙特先后“送”給新西蘭5球!下半場,它又力保球門不失!當時真把中國的億萬球迷當然包括我在內氣得半死(恐怕真有氣死的),對沙特那班小子,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。在這場球中,沙特人沒有遵循fair play 的體育原則是肯定的,放在現在完全可以上訴;當然,沙特人這么做,畢竟給了中新雙方一個公平競爭的新機會。可惜的是,1982110日晚上,在中立國新加坡,億萬中國球迷眼睜睜地看著中國隊以12敗北,痛失西班牙世界杯決賽周的資格!……若問這件事我為何記得如此準確,皆因我記錄在冊,永志不忘!有了如此慘痛的經歷,以后的那些“黑色三分鐘”“黑色九分鐘”也就能泰然處之了。 

        此戰之后,蘇永舜被迫遠走加拿大,古廣明移居西德,容志行等退役,中國男足元氣大傷,開始走下坡路,對手下敗將沙特已難以望其項背,而“恐韓癥”則二十年仍未治愈。焦慮、浮躁、急功近利成了目前中國足球界的普遍心態,企求出現一個救世主,以打進世界杯為成功的標志。目前,米盧正繼續著斯拉普納、霍頓的未完成的事業。有人總不甘心,認為我們是個人口大國,就找不出11個會踢球的男人?這種感嘆似乎很有道理,但是,我們甚少平心靜氣地想一想,中國的人口是夠多的,但每個城市每個地區,能有多少塊足球場?能踢上球的人又有多少?從這一點來說,我已經算幸運之人了。足球人口稀少,青少年的素質不高,尤其在愛國主義,刻苦耐勞方面,這樣,要想沖出亞洲,走向世界,談何容易!再看看我們現在的甲AB,兩輪不勝,主教練就準備要“下課”,而接替的,往往又是在此前某個時刻某支球隊“下課”的教練。中國就只有那么幾個叫得出名的教練,年年在各隊輪回著。而那么些來華淘金或真想大展拳腳的外國教練,或因名不副實,或因不諳國情,幾乎全部“英名喪盡”。 

        盡管如此,足球我還是看的,而且仍舊很投入,尤其是中國男足征戰世界杯外圍賽,奧運會外圍賽以及亞洲杯等。我也像億萬球迷一樣,“年年失望年年望”,不同的是,現在多了一分平常心,又或者說,期望值已經降到很低,呼天搶地,徹夜哀嘆的情景已經沒有了。這也不能說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我覺得,每個國家在體育方面都會有各自的強項,美國的乒乓球,羽毛球都不行,也沒聽說他們怎么怨恨自責,巴西人除了足球,排球等,其他好象也不怎么樣,巴西人不是照樣年年開他們的嘉年華會嗎?體育固然與政治相連,但體育又不能等同于政治,這樣去理解,是否會灑脫一些?少談功利,多作欣賞,這樣一來,體育帶給你的樂趣就會更多。

        1982年世界杯賽期間,我已有了自己的一部黑白電視機,但我所處的湖北鐘祥縣東橋鎮,晚上不時停電,我曾買了十六節大電池發電供電視機用,可惜五分鐘后即耗盡。后來我發現了醫院是自己發電的,所以故意跟一位醫生套近乎,交朋友,遇到球賽而又停電時,即往他家里跑。1986年世界杯賽,我已在中山,可是自己的電視機已賣掉,不得已,我晚上就睡在陳品權校長家的客廳的長椅上,與蚊子為伴,在半夢半醒時由鬧鐘叫起,然后再看球。明知這樣做嚴重干擾他人的休息,但也不得已而為之,誰叫他們安排了普拉蒂尼的法國隊對濟科的巴西隊?1990年世界杯賽,我已成家并有了自己的彩電,可以安坐家中觀看,但熬夜之苦球迷們應有同感。1994年世界杯賽的揭幕戰,正值洪水到來,我住底層,半夜水已灌屋,我是一邊舀水一邊看的,因不能激怒妻子,要做出努力舀水,誓死保護全家性命財產的樣子,所以那場球看得最辛苦!1998年世界杯賽,因為我已經有了錄像機,就不必熬通宵了。我只看前半夜那一場,而錄下后半夜那一場,方便時再看。但半決賽時我被派往中山紀念中學參加高考的監考工作,如何能半夜觀看?7日夜10點半,我和吳俊春、羅勝文、王學元、彭紅兵四位年輕老師打的士到三鄉鎮桂山中學吳老師家,在地板上睡至半夜再看巴荷之戰;8日夜10點半,與馮定和、劉朝暉兩位年輕老師到翠亨賓館一相熟的工作人員處,睡至半夜再看法克之戰。 

        至于四年一度的歐錦賽,每年的歐洲冠軍杯賽以及周末周日夜的德甲、意甲、英超、我當然也不會放過,想不到法蘭克福因加盟了國安小將楊晨,即能吊起中國球迷的胃口,我笑那AC米蘭、皇家馬德里、曼聯、拜仁慕尼黑等,為何不讓中國的小伙子也去玩玩,起碼可以進一步提高收視率吧。但洋鬼子卻不屑這一套,中國的大牌明星范志毅、孫繼海、李金羽等,也只能在人家的乙級隊里坐冷板凳,坐到無聊了又回來。如今,中國國家隊的隊長馬明宇總算被意甲佩魯賈看上了,即將成為中國征戰意甲的第一人。誰知對方說“馬兒”老矣,價值如零,只想無償牽去玩一年,直把全興俱樂部氣個半死!唉,馬兒喲,不去也罷。不過,這兩天,又說峰回路轉,馬兒得以成行,我老陳也在此說一聲:“馬兒喲,你在他鄉要爭氣!”

        不要以為我只看外國的,國內的常被懷疑為“假球”“黑哨”的球賽我也看的,不同的是,現在我對誰上天堂誰下地獄已無所謂,包括廣州太陽神和松日,恐怕要雙雙掉下乙級,我也似乎無動于衷,既然是職業聯賽,就必然有升級有降級,東方不亮西方亮,聯賽總會辦下去的。只是我最感到不解的是,輸了球就罵“黑哨”,甚至追打裁判,說中國球員教練素質低,連那些洋球員洋教練亦如此,這成何體統?是洋人污染了中國足球的風氣,還是中國足球的風氣污染了洋人?我已多年沒到球場看球了,一來不方便,二來我又怕被場中某些“球迷領袖”領頭齊喊“屌裁判”時,不知如何是好,干脆對著電視機看球算了。 

        看電視當然舒服,但中央臺的黃健翔象位怨婦在訴苦;廣東臺的普通話解說員王泰興一副學究口吻,劉寧的嗓音甜膩膩的,數人的共同特點是慢條斯理,毫無激情,解說《動物世界》、《社會縱橫》還可以,怎會安排他們解說足球?幸虧粵語的陳寧、鐘毅、陳維聰等還有些生動話語,不然就悶上加悶了。在電視足球論壇上,一些頗有身份的論者提出,目前中國足球改革的步子邁得太大,應該停止聯賽一兩年,整頓秩序,休養生息。但我覺得,現在還有些人看球,無非就是為了自己的球隊能奪冠,能沖A,或能保級,如果連這一點懸念也沒有,那球還有誰去看?那踢球的人又為什么賣力?走到這一步,就不應該回頭,關鍵是要規范競賽規則,包括球員轉會規則,加強對違規行為的處罰等。本文非這方面的專著,就不多說了。 

        不過,有一支隊伍是我喜愛而又寄托希望的,那就是我們中國女足。中國的體育,總是陰盛陽虛,足球也不例外。在中國男足為沖出亞洲而多次碰壁之時,我們的女足姑娘已經站在了世界女足球壇的最高層,與美國、德國、挪威、瑞典、巴西等強隊爭鋒,不管悉尼奧運會中國女足能否再上一層樓奪得世界冠軍,她都是一支為中國人民爭了光,值得尊敬的隊伍,劉愛玲、溫莉蓉、水慶霞、趙利紅、高紅、孫雯、劉英等,十多年來仍執著于自己的事業,滿身傷病仍馳騁于綠茵場,是可敬可愛的巾幗英雄,只可惜,她們的身價,合共恐怕也沒有經常惹禍的郝海東或孫繼海高。 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尾聲)

        啊,不知不覺,這篇文章超過了一萬二千字,說明我心中要傾訴的話很多。是的,作為一個體育愛好者,一個多年的熱心的球迷,回憶起幾十年的中國體育風云,會有多少激動,多少自豪,多少惋惜,多少無奈!但不管怎么樣,體育運動永遠應該是正派高尚的人們所喜愛和追求的,體育運動水平的高低,永遠是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一項重要指標。多些參加體育運動,多些支持祖國的體育事業吧,中國人!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      接《續篇

        200081日—3

         

        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